<menu id="jtegn"></menu>
      <i id="jtegn"></i>
    1. <th id="jtegn"><legend id="jtegn"></legend></th>
    2. <progress id="jtegn"></progress>

      <li id="jtegn"></li>
      <li id="jtegn"></li>
      <i id="jtegn"></i>

      地址:吉林省吉林市龍潭區遵義東路16號
      電話:0432-63036279 63983340
      傳真:0432-63987196
      郵編:132021
      網址:www.dinoue-cpatax.com
      行業資訊
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行業資訊
      “一帶一路”投資重在俄羅斯等10國
      發布時間:2016-05-27 來源:吉化北建 標簽:

           日前北京大學國家資源經濟研究中心發布《“一帶一路”國家投資潛力評估報告》(下稱《潛力報告》)和《“一帶一路”國家投資風險評估報告》(下稱《風險報告》)系列報告,認為綜合考慮各國的投資潛力及投資風險,沿線國家中應重點關注在俄羅斯、蒙古、印度、新加坡、伊朗、卡塔爾、沙特阿拉伯、阿聯酋、波蘭等10國的投資機會。
           同時,《潛力報告》建議,中國對沿線國家應重點關注電力基礎設施、交通設施、高端裝備、通訊設施等市場驅動型領域和油氣資源開發、礦產資源開發、勞動密集型產業轉移等資源驅動型領域,還有電力工業、精密一起制造業、生物醫藥業、可再生能源等技術驅動型領域以及戰略性港口、戰略性管道等戰略驅動型領域。
           從投資潛力綜合排名結果來看,新加坡排名第一,其吸引投資優勢主要表現在制度環境、對華關系、基礎設施等方面,國內市場與人力資源也有優異表現。俄羅斯在投資潛力綜合指數中排名第二。作為中國對外投資重點國家,在國內市場、基礎設施、人力資源以及對華關系方面都表現優異,特別是戰略資源在所有“一帶一路”國家中排名第一。
           而東盟國家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第一站,也是近年來中國對外投資重點地區。東盟國家發展水平差異較大,其投資潛力也呈差異化的趨勢。除新加坡外,越南(第3名)、馬來西亞(第4名)、印度尼西亞(第6名)、老撾(第7名)、泰國(第9名)、柬埔寨(第16名)排名靠前,這些國家一貫對華友好,國內市場規模較大。而隨著東盟經濟一體化的逐步推進,東盟統一市場正在逐步形成,其區域市場必將進一步擴大,制度因素逐步完善。作為中國的重要鄰邦國家,東盟對于中國優勢產業轉移具有戰略投資價值。
           西亞是古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,處于新亞歐大陸橋中樞。伊朗(第10名)、沙特阿拉伯(第13名)、阿拉伯聯合酋長國(第15名)、科威特(第17名)、卡塔爾(第18名)等中東資源稟賦較高的國家排名靠前。這些國家依靠豐富的石油資源,建立了現代化的基礎設施,其國內市場與人力資本相對排名靠前,盡管制度環境有待提高,但相較于其他中東國家政治格局穩定,因此具有較高的投資潛力。土耳其(第19名)也是西亞地區的傳統地緣大國,在國內市場規模、人力資本以及基礎設施方面表現較好。土耳其作為出口導向型國家,在鐵路、電力、電信等方面迫切需要海外投資。
           中東歐與獨聯體國家在基礎設施、人力資本、制度環境等領域具有一定的歷史積淀,表現優異。隨著“一帶一路”戰略的推進,亞歐大陸橋建設必定會促進獨聯體國家與中國的互聯互通,因此獨聯體國家也具有一定的投資潛力。
           南亞八國中,印度投資潛力排名第5,巴基斯坦排名第12、孟加拉排名第14。在“一帶一路”戰略定位中印度與巴基斯坦具有重要戰略意義。印度即將成為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,其國內市場規模在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中排名第一,其境內煤炭、天然氣儲量豐富,而且是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關鍵節點。印度作為未來潛在的大國,需要在投資的制度環境、基礎設施等領域繼續改善。巴基斯坦在與中國投資、貿易、政治等關系方面表現優異,“中巴經濟走廊”將被打造為“一帶一路”的樣板工程。未來隨著巴基斯坦瓜達爾港到中國新疆基礎設施的打通,中國對巴基斯坦投資必將進一步增加。
           中亞具有重要的地緣與戰略資源優勢。中亞五國與中國傳統友好,且處于第二亞歐大陸橋核心位置。哈薩克斯坦、烏茲別克斯坦與土庫曼斯坦的石油、天然氣等戰略資源儲備在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中分別排名第8名、第20名與第32名。
           針對“一帶一路”國家經濟發展起步晚、人均收入低、市場開放度不足的發展狀況,《風險報告》認為,中國對其投資應充分了解投資接受國的具體情況,主要克服市場規模小、投融資困難、文化語言差異以及政治軍事沖突所造成的投資風險。
           比如東亞地區主要存在社會文化風險,其外部矛盾沖突較多,源于歷史或地理政治原因。東盟國家的社會文化風險則集中反映在文盲率高、社會經濟隔閡嚴重等問題。而中亞地區社會文化風險源于恐怖主義指數較高。此外,南亞地區在宏觀經濟風險上表現較差,集中反映為市場開放度較低等問題。西亞地區則最為動蕩,在宏觀經濟和社會文化方面風險都較高。最后,中東歐國家的幾項一級指標得分較為平均,沒有顯著突出的風險,因此,中東歐國家的總體排名較高,是投資最為穩定的區域。

       

      吉化北建 版權所有 | Copyright 2013 ?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備09001990號 技術支持:支點科技
      正品蓝导航一收录最全的福利导航